銀炬資訊平台-傳播品質資訊

深圳北交出中秋"成績單":假期累計發送旅客127.28萬人次

 寂寞的歲月,刻上年華的烙印,纏繞著青春,把思念推給衰老。
記憶像是一陣潮水,沖洗過雙色球中獎走勢圖們曾經攜手走過的沙灘,身後深深淺淺的腳印終究抵不住時光的消磨,在水中打著旋兒離我越來越遠。然後我淚眼模糊的看著它遠去的身影,一個人哭泣,一個人哀傷,再一個人思念。
燥熱的夏季迫不及待的從遠處趕來,從我身邊經過,如同頑皮的孩子在我的額頭上燙了一下。我捂住額頭蹲下身子,看著淚水從指縫滑落,揚起層層塵埃,又瞬間被地表的溫度排斥的無影無蹤,不留一點痕迹。我恍然明白,曾經真實的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一些人,那些給過我歡樂亦給過我淚水的人,正如淚水,抵不住現實的殘忍,一點一滴的從我生命中流淌出去,少了他們的身影,卻多了我的一份思念。
獨自穿梭在陌生的城市,面對迎面而來的一張張陌生的臉孔,抑或不是這一切陌生,而是對于這一切我只是個陌生者。從小求學在外,如今又猶如夢幻般的回到兒時溫存的故鄉。細細一數,依然在時光的細砂中留下一年的足印,然而我依然不敢舍棄過去。因爲我怕,怕在忘記過去的同時也就忘了我自己。于是,我就陷入對過去無窮無際的漫無目的的追憶中。
看著鏡子中的臉,帶著沉沉的暮藹般的憂傷,想要找回一個笑容都那麽難。因爲曾經與我朝夕相處的友人都如同散開的風和我愈來愈遠,隔著無法穿越的空間,遙遙無期。如果還可以清晰的看著那些明朗的臉龐,抓著他們的手真切的感受到他們傳遞給我的溫度,我相信我的笑臉一定如同夏日的陽光那般璀璨。
晚風輕拂,繁星睥睨。總喜歡仰起頭看著若隱若現的月牙兒,落寞蓦然充斥全身,空氣中溢滿了傷感的味道。如今千裏相隔的友人是否也在望月思念著我?細碎的星光輝映眼底,照亮了我眼中濃得可以漂洋過海的思念。憂傷如同空氣漫無目的地遊走在天和地的整個罅隙,我知道自己棕色的瞳仁中彌漫著看不盡的蒼白,揮不盡的蒼老。
有時我也會想自己是不是已經被世界所遺棄,沒有人會在寂寞的時候想起我。所以我一個人默默的垂垂老去。
最終抵不住心中思念的呐喊,手指跳躍在電話鍵上。不知道爲什麽我感到血液循環加快,一些不知名的情愫在體內流淌。當電話那邊傳來魂牽夢繞的聲音時,喉嚨處頓時好酸。空氣中懸浮的水分子迅速附在睫毛上,濕濕的,模糊了我的視線。毫無預料的一句話飄來,那聲音好飄渺卻又好真實,驅趕了我心頭厚厚地一片陰霾。他說,好想你,每天都在日生月落中思念,似乎要沉淪在漫無邊際的潮水中。
風輕輕地搖曳著落葉,從嫩黃到深綠,最後衰黃飄落只剩下光禿余的枝丫。不知不覺,我已經在風中長大了一歲。一如往昔喜歡在夕陽的余輝映紅了天邊時把回憶攤開,如水般輕輕的蕩漾著漣漪。靜靜地等待月亮升起,看著遊移的雲朵鑲上月光如水般晶瑩剔透的銀邊,微笑著回憶,回憶那些充滿氤氲煙霧的過去。 

昨夜窗前,灰色月光悄然而至,柔視床前的我。我毫無知覺,想著生于死、苦與樂、現實與理想的詭意玄機,一切都是散落在田野露珠,晶瑩悌透而散而不聚,若硬要將它串在一起,只是癡人的夢,終要落的一場空。
生與死沒有太多華章,一聲啼哭、一次閉眼。原本生命之誕生是偉大的,十月孕育等待那聲啼哭。爲何而哭?是爲母親撕心裂肺的疼痛掙紮而心痛,還是初視世界一時難以適應而哭!生命就此開始,一個偉大的精靈將要征戰在現實風暴中,起初不曾知曉,天真爛漫,聰明好奇…誰能知曉:原來此時的生命才是一切真谛。
在風裏站久了就會忽視它的涼爽,只有飄飛的柳絲證明著風的存在。在現實中生活的久了,便會忘記生命的好,可是誰又能證明生命的好,只怪我們的雙眼被塵事所蒙蔽、只怪我們的雙耳被瑣碎的噪聲塞滿…
無論怎樣生命的長河不曾停止飛奔,人轉眼已是幕秋。此時滄海桑田,前塵往事只在眼前,此時萬事唯有追憶,縱然志在千裏也是無力可施。遺憾不再只是傳說,雙目微動,兩行淚沉積著、沉積著…直到砸落于生活無數歲月的土地上!
然後死亡不再遙遠,當呼吸已成困難、當一切都成灰色的遺憾,當雙眼模糊疲憊…內心是萬般的恐懼,怎樣的不願意離開這摯愛的土地、親人朋友,終究還是閉上了雙眼,死去了。
一切都隨風而去,一切都成虛無,一堆白骨、一場春夢、一種邂逅。
人活著一切都是美好的,理想雖然只是一種虛無的幻想,但它終究充滿著醉人的詩意、芬芳。理想有時很美,孤獨的時候有她陪著,不再寂寞,黑夜裏茫然的不知所措時,便會看到岸邊的那個燈塔、那絲閃爍的光線,便會聽到那個聲音。理想終究是高于現實的,現實中有太多的事總與理想背道而馳,在追求理想的路上處處碰壁,太多的心酸無奈,太多的血淚汗水。在這個物質橫飛的時代,保持一份高潔的閑心是何等的不易,當生活途有虛無、生命撕肆意揮霍時,當現實將理想摧殘的支離破碎時,堅守住自己的理想是何等的艱辛、何其之心酸。也許這一切只有自己知曉吧!
人生的苦與樂何其的變幻莫測。
活著是多麽的不易,爲了生機做著毫無意義的工作,心裏想著理想之事怎能做好其余之事呢?告別摯愛的土地漂泊在陌生的土地上,親人只是夢中之事,孤獨一人多了無限的悲哀,寂寞明月何處寂相思。這個時代堅守住理想並爲之奮鬥著,我很快樂,保持著一份冷靜孤傲的高潔看世界,我慶幸有人說我本不該屬于這個世界,其實誰是誰非誰又知道。我靠自己汗水生存著,我很知足。
有時快樂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只要善于發現,便會快樂!東方天邊泛白,灰色的明月早已離開了我的床前,不再柔視雙色球中獎走勢圖,她沉下去、沉進甜蜜的夢裏。
天寂一片漆黑,只是,北極星依舊微微閃爍著光芒。 

 寂寞的歲月,刻上年華的烙印,纏繞著青春,把思念推給衰老。
記憶像是一陣潮水,沖洗過雙色球中獎走勢圖們曾經攜手走過的沙灘,身後深深淺淺的腳印終究抵不住時光的消磨,在水中打著旋兒離我越來越遠。然後我淚眼模糊的看著它遠去的身影,一個人哭泣,一個人哀傷,再一個人思念。
燥熱的夏季迫不及待的從遠處趕來,從我身邊經過,如同頑皮的孩子在我的額頭上燙了一下。我捂住額頭蹲下身子,看著淚水從指縫滑落,揚起層層塵埃,又瞬間被地表的溫度排斥的無影無蹤,不留一點痕迹。我恍然明白,曾經真實的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一些人,那些給過我歡樂亦給過我淚水的人,正如淚水,抵不住現實的殘忍,一點一滴的從我生命中流淌出去,少了他們的身影,卻多了我的一份思念。
獨自穿梭在陌生的城市,面對迎面而來的一張張陌生的臉孔,抑或不是這一切陌生,而是對于這一切我只是個陌生者。從小求學在外,如今又猶如夢幻般的回到兒時溫存的故鄉。細細一數,依然在時光的細砂中留下一年的足印,然而我依然不敢舍棄過去。因爲我怕,怕在忘記過去的同時也就忘了我自己。于是,我就陷入對過去無窮無際的漫無目的的追憶中。
看著鏡子中的臉,帶著沉沉的暮藹般的憂傷,想要找回一個笑容都那麽難。因爲曾經與我朝夕相處的友人都如同散開的風和我愈來愈遠,隔著無法穿越的空間,遙遙無期。如果還可以清晰的看著那些明朗的臉龐,抓著他們的手真切的感受到他們傳遞給我的溫度,我相信我的笑臉一定如同夏日的陽光那般璀璨。
晚風輕拂,繁星睥睨。總喜歡仰起頭看著若隱若現的月牙兒,落寞蓦然充斥全身,空氣中溢滿了傷感的味道。如今千裏相隔的友人是否也在望月思念著我?細碎的星光輝映眼底,照亮了我眼中濃得可以漂洋過海的思念。憂傷如同空氣漫無目的地遊走在天和地的整個罅隙,我知道自己棕色的瞳仁中彌漫著看不盡的蒼白,揮不盡的蒼老。
有時我也會想自己是不是已經被世界所遺棄,沒有人會在寂寞的時候想起我。所以我一個人默默的垂垂老去。
最終抵不住心中思念的呐喊,手指跳躍在電話鍵上。不知道爲什麽我感到血液循環加快,一些不知名的情愫在體內流淌。當電話那邊傳來魂牽夢繞的聲音時,喉嚨處頓時好酸。空氣中懸浮的水分子迅速附在睫毛上,濕濕的,模糊了我的視線。毫無預料的一句話飄來,那聲音好飄渺卻又好真實,驅趕了我心頭厚厚地一片陰霾。他說,好想你,每天都在日生月落中思念,似乎要沉淪在漫無邊際的潮水中。
風輕輕地搖曳著落葉,從嫩黃到深綠,最後衰黃飄落只剩下光禿余的枝丫。不知不覺,我已經在風中長大了一歲。一如往昔喜歡在夕陽的余輝映紅了天邊時把回憶攤開,如水般輕輕的蕩漾著漣漪。靜靜地等待月亮升起,看著遊移的雲朵鑲上月光如水般晶瑩剔透的銀邊,微笑著回憶,回憶那些充滿氤氲煙霧的過去。 

昨夜窗前,灰色月光悄然而至,柔視床前的我。我毫無知覺,想著生于死、苦與樂、現實與理想的詭意玄機,一切都是散落在田野露珠,晶瑩悌透而散而不聚,若硬要將它串在一起,只是癡人的夢,終要落的一場空。
生與死沒有太多華章,一聲啼哭、一次閉眼。原本生命之誕生是偉大的,十月孕育等待那聲啼哭。爲何而哭?是爲母親撕心裂肺的疼痛掙紮而心痛,還是初視世界一時難以適應而哭!生命就此開始,一個偉大的精靈將要征戰在現實風暴中,起初不曾知曉,天真爛漫,聰明好奇…誰能知曉:原來此時的生命才是一切真谛。
在風裏站久了就會忽視它的涼爽,只有飄飛的柳絲證明著風的存在。在現實中生活的久了,便會忘記生命的好,可是誰又能證明生命的好,只怪我們的雙眼被塵事所蒙蔽、只怪我們的雙耳被瑣碎的噪聲塞滿…
無論怎樣生命的長河不曾停止飛奔,人轉眼已是幕秋。此時滄海桑田,前塵往事只在眼前,此時萬事唯有追憶,縱然志在千裏也是無力可施。遺憾不再只是傳說,雙目微動,兩行淚沉積著、沉積著…直到砸落于生活無數歲月的土地上!
然後死亡不再遙遠,當呼吸已成困難、當一切都成灰色的遺憾,當雙眼模糊疲憊…內心是萬般的恐懼,怎樣的不願意離開這摯愛的土地、親人朋友,終究還是閉上了雙眼,死去了。
一切都隨風而去,一切都成虛無,一堆白骨、一場春夢、一種邂逅。
人活著一切都是美好的,理想雖然只是一種虛無的幻想,但它終究充滿著醉人的詩意、芬芳。理想有時很美,孤獨的時候有她陪著,不再寂寞,黑夜裏茫然的不知所措時,便會看到岸邊的那個燈塔、那絲閃爍的光線,便會聽到那個聲音。理想終究是高于現實的,現實中有太多的事總與理想背道而馳,在追求理想的路上處處碰壁,太多的心酸無奈,太多的血淚汗水。在這個物質橫飛的時代,保持一份高潔的閑心是何等的不易,當生活途有虛無、生命撕肆意揮霍時,當現實將理想摧殘的支離破碎時,堅守住自己的理想是何等的艱辛、何其之心酸。也許這一切只有自己知曉吧!
人生的苦與樂何其的變幻莫測。
活著是多麽的不易,爲了生機做著毫無意義的工作,心裏想著理想之事怎能做好其余之事呢?告別摯愛的土地漂泊在陌生的土地上,親人只是夢中之事,孤獨一人多了無限的悲哀,寂寞明月何處寂相思。這個時代堅守住理想並爲之奮鬥著,我很快樂,保持著一份冷靜孤傲的高潔看世界,我慶幸有人說我本不該屬于這個世界,其實誰是誰非誰又知道。我靠自己汗水生存著,我很知足。
有時快樂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只要善于發現,便會快樂!東方天邊泛白,灰色的明月早已離開了我的床前,不再柔視雙色球中獎走勢圖,她沉下去、沉進甜蜜的夢裏。
天寂一片漆黑,只是,北極星依舊微微閃爍著光芒。 

 寂寞的歲月,刻上年華的烙印,纏繞著青春,把思念推給衰老。
記憶像是一陣潮水,沖洗過雙色球中獎走勢圖們曾經攜手走過的沙灘,身後深深淺淺的腳印終究抵不住時光的消磨,在水中打著旋兒離我越來越遠。然後我淚眼模糊的看著它遠去的身影,一個人哭泣,一個人哀傷,再一個人思念。
燥熱的夏季迫不及待的從遠處趕來,從我身邊經過,如同頑皮的孩子在我的額頭上燙了一下。我捂住額頭蹲下身子,看著淚水從指縫滑落,揚起層層塵埃,又瞬間被地表的溫度排斥的無影無蹤,不留一點痕迹。我恍然明白,曾經真實的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一些人,那些給過我歡樂亦給過我淚水的人,正如淚水,抵不住現實的殘忍,一點一滴的從我生命中流淌出去,少了他們的身影,卻多了我的一份思念。
獨自穿梭在陌生的城市,面對迎面而來的一張張陌生的臉孔,抑或不是這一切陌生,而是對于這一切我只是個陌生者。從小求學在外,如今又猶如夢幻般的回到兒時溫存的故鄉。細細一數,依然在時光的細砂中留下一年的足印,然而我依然不敢舍棄過去。因爲我怕,怕在忘記過去的同時也就忘了我自己。于是,我就陷入對過去無窮無際的漫無目的的追憶中。
看著鏡子中的臉,帶著沉沉的暮藹般的憂傷,想要找回一個笑容都那麽難。因爲曾經與我朝夕相處的友人都如同散開的風和我愈來愈遠,隔著無法穿越的空間,遙遙無期。如果還可以清晰的看著那些明朗的臉龐,抓著他們的手真切的感受到他們傳遞給我的溫度,我相信我的笑臉一定如同夏日的陽光那般璀璨。
晚風輕拂,繁星睥睨。總喜歡仰起頭看著若隱若現的月牙兒,落寞蓦然充斥全身,空氣中溢滿了傷感的味道。如今千裏相隔的友人是否也在望月思念著我?細碎的星光輝映眼底,照亮了我眼中濃得可以漂洋過海的思念。憂傷如同空氣漫無目的地遊走在天和地的整個罅隙,我知道自己棕色的瞳仁中彌漫著看不盡的蒼白,揮不盡的蒼老。
有時我也會想自己是不是已經被世界所遺棄,沒有人會在寂寞的時候想起我。所以我一個人默默的垂垂老去。
最終抵不住心中思念的呐喊,手指跳躍在電話鍵上。不知道爲什麽我感到血液循環加快,一些不知名的情愫在體內流淌。當電話那邊傳來魂牽夢繞的聲音時,喉嚨處頓時好酸。空氣中懸浮的水分子迅速附在睫毛上,濕濕的,模糊了我的視線。毫無預料的一句話飄來,那聲音好飄渺卻又好真實,驅趕了我心頭厚厚地一片陰霾。他說,好想你,每天都在日生月落中思念,似乎要沉淪在漫無邊際的潮水中。
風輕輕地搖曳著落葉,從嫩黃到深綠,最後衰黃飄落只剩下光禿余的枝丫。不知不覺,我已經在風中長大了一歲。一如往昔喜歡在夕陽的余輝映紅了天邊時把回憶攤開,如水般輕輕的蕩漾著漣漪。靜靜地等待月亮升起,看著遊移的雲朵鑲上月光如水般晶瑩剔透的銀邊,微笑著回憶,回憶那些充滿氤氲煙霧的過去。 

昨夜窗前,灰色月光悄然而至,柔視床前的我。我毫無知覺,想著生于死、苦與樂、現實與理想的詭意玄機,一切都是散落在田野露珠,晶瑩悌透而散而不聚,若硬要將它串在一起,只是癡人的夢,終要落的一場空。
生與死沒有太多華章,一聲啼哭、一次閉眼。原本生命之誕生是偉大的,十月孕育等待那聲啼哭。爲何而哭?是爲母親撕心裂肺的疼痛掙紮而心痛,還是初視世界一時難以適應而哭!生命就此開始,一個偉大的精靈將要征戰在現實風暴中,起初不曾知曉,天真爛漫,聰明好奇…誰能知曉:原來此時的生命才是一切真谛。
在風裏站久了就會忽視它的涼爽,只有飄飛的柳絲證明著風的存在。在現實中生活的久了,便會忘記生命的好,可是誰又能證明生命的好,只怪我們的雙眼被塵事所蒙蔽、只怪我們的雙耳被瑣碎的噪聲塞滿…
無論怎樣生命的長河不曾停止飛奔,人轉眼已是幕秋。此時滄海桑田,前塵往事只在眼前,此時萬事唯有追憶,縱然志在千裏也是無力可施。遺憾不再只是傳說,雙目微動,兩行淚沉積著、沉積著…直到砸落于生活無數歲月的土地上!
然後死亡不再遙遠,當呼吸已成困難、當一切都成灰色的遺憾,當雙眼模糊疲憊…內心是萬般的恐懼,怎樣的不願意離開這摯愛的土地、親人朋友,終究還是閉上了雙眼,死去了。
一切都隨風而去,一切都成虛無,一堆白骨、一場春夢、一種邂逅。
人活著一切都是美好的,理想雖然只是一種虛無的幻想,但它終究充滿著醉人的詩意、芬芳。理想有時很美,孤獨的時候有她陪著,不再寂寞,黑夜裏茫然的不知所措時,便會看到岸邊的那個燈塔、那絲閃爍的光線,便會聽到那個聲音。理想終究是高于現實的,現實中有太多的事總與理想背道而馳,在追求理想的路上處處碰壁,太多的心酸無奈,太多的血淚汗水。在這個物質橫飛的時代,保持一份高潔的閑心是何等的不易,當生活途有虛無、生命撕肆意揮霍時,當現實將理想摧殘的支離破碎時,堅守住自己的理想是何等的艱辛、何其之心酸。也許這一切只有自己知曉吧!
人生的苦與樂何其的變幻莫測。
活著是多麽的不易,爲了生機做著毫無意義的工作,心裏想著理想之事怎能做好其余之事呢?告別摯愛的土地漂泊在陌生的土地上,親人只是夢中之事,孤獨一人多了無限的悲哀,寂寞明月何處寂相思。這個時代堅守住理想並爲之奮鬥著,我很快樂,保持著一份冷靜孤傲的高潔看世界,我慶幸有人說我本不該屬于這個世界,其實誰是誰非誰又知道。我靠自己汗水生存著,我很知足。
有時快樂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只要善于發現,便會快樂!東方天邊泛白,灰色的明月早已離開了我的床前,不再柔視雙色球中獎走勢圖,她沉下去、沉進甜蜜的夢裏。
天寂一片漆黑,只是,北極星依舊微微閃爍著光芒。 

2001